主页 > G生活圈 >F1车手退休后,他们何去何从? >

F1车手退休后,他们何去何从?

这是春季一个阳光普照的周日下午,站在比利时斯帕赛道的Eau Rouge弯道出口处,太阳从万里晴空中照射下来,一切都静悄悄,然后是音速般的呼啸声、彷彿一列高速列车,移动速度很快──非常快──而且几乎没有引擎噪音。突然间,它出现了:车尾因为通过坡顶、重力惯性丧失而摇摆,由Jacques Villeneuve掌方向盘的Peugeot 908赛车,以280公里的时速倏地通过、全力向着前方不到1公里的Les Combes弯道冲刺,那幺…这真的是离开F1之后的生活?你说咧?

「关于我如何来到Peugeot参赛利曼,且让我告诉你一个有趣的故事,」Alex Wurz热切地开始讲:「去年1月,我正在法国保罗利卡(测试跑道)与FIA共同进行安全标準测试,同时Peugeot也在进行试车,我开始盯着那辆908,后来我在会议中竟然讲不出话!我对我的经纪人说:『想办法让我开到那辆车。』他以为我疯了,因为当时我才刚和Williams签约,但是我在这里……」

Alex踩着小跳步、去参加另一次工程简报,他是Peugeot车队参加斯帕1000公里大赛的五位前F1车手之一,距离今年的利曼24小时大赛还剩下五个星期,总括来说,他们将以三辆赛车、九位车手来投入这场传统经典赛事──其中八位或多或少拥有F1的经验──但这并不是巧合。

「只参加过利曼相关赛事的车手,也就只能展现出这样的水準,」车队经理Serge Saulnier解释:「但如今这些赛车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使得我们需要能够拿出超群手腕开车的人来驾驶908──也就是F1车手,他们的功力水準有口皆碑、而且拥有高深的技术知识,他们对于循迹控制、动力转向、设定调校都能给予可观的回馈──还有方向盘上所应显示的资讯这些东西,他们的经验可以加快我们进步的速度。」

F1车手退休后,他们何去何从?
「两鬓斑白?没这回事,那是我染的。」Jacques这阵子在围场里比以前愉快得多。

为了着眼2008年的利曼大赛,该队汲取了Ferrari(Marc Gene)、Honda以及Williams(Wurz)、BMW(Christian Klien)、还有Renault和Toyota(Franck Montagny以及Ricardo Zonta)的经验,再加上由F1转向耐久赛的专家Pedro Lamy以及Stephane Sarrazin,喔!更不能忘了1997年F1世界冠军Jacques Villeneuve,这是他第二度挑战利曼大赛;如果有人轻易地就给这项系列赛贴上标籤、认为它是无法再在F1展现速度的车手们的养老院,那幺这种印象很快就会被打破。

F1车手退休后,他们何去何从?
左至右:Jacques Villeneuve、Marc Gene、Stephane Sarrazin、Pedro Lamy以及Alex Wurz,对了,还有下图的Peugeot 908。

「当然,这种赛车是慢了点,」Villeneuve解释:「但请不要搞错了──它仍然是很快的、而且完全不比F1逊色多少,你可以表现得积极进取,同时它是使用光头胎,这表示你可以真正全力操车子、更甚于当今的F1,通过Eau Rouge弯道时,我们的速度已经接近1990年代末、车速最高时期的F1了。」

5.5公升柴油V12引擎可榨出大约700匹马力──儘管技术规格不同,但是这样的出力已经与F1的V8引擎相当,没有标準化ECU电脑,意谓908比2008年版的F1拥有更多的电子系统,但真正的差别在于重量──这辆Peugeot的最低限重为900公斤、亦即比F1至少多了300公斤,倘若去掉这些差异,908可以跑得比F1更快,但在现实世界里,它的圈速大约多了10秒。

F1车手退休后,他们何去何从?

「由于多出来的重量,我们在煞车时会损失70%到80%的时间,」Marc Gene接话:「如果你开着这辆车在100公尺告示板处踩煞车,那大概等于F1赛车的70公尺处,F1赛车的操控更为激进:它更轻、也更极端──如果你犯了错,可以更快地发现,但你要知道,我们这辆可能是史上最快的原型跑车了,假如Ferrari打电话召我明天去试车,由于我在Peugeot的驾驶手感,我去试车时也可以直接就跟上步调。」

“有了光头胎,你可以真正全力操车子──更甚于F1。”Jacques Villeneuve

来到车库,整体氛围完全如同F1,当两辆赛车驶进车库时,技师们忙碌但是镇定,在休停站后方,有12名数据分析师监控这两辆车子的引擎、电子系统以及车架性能,每当车壳移除、露出他们的柴油引擎时,工程师们都会以怀疑的眼光看着摄影师、担心他们最新的技术秘密会被外流,其中最烦恼、紧张地在车库中来回踱步的就是技术总监,赛车可靠性的担子就落在他的双肩上,斯帕1000公里大赛等于是24小时大赛的排练,如果连这场历时两小时的比赛都能令这些设计赛车的人如此感到忐忑不安,那幺真正的利曼大赛就更惨了──那等同是12倍长的酷刑。

F1车手退休后,他们何去何从?

当技术问题成为首要的挑战之时,车手也有他们的角色要扮演,F1车手于今年下半季会在新加坡进行夜赛,他们全都将要进行特别的训练,以确保他们的生理节奏可以适应晚间的比赛、更甚于在下午,在这方面,他们都可以求教于这些将要出战利曼大赛的人。

「如果你在凌晨4点起床、并且进行一些训练,你将可能会发现你的体力与专注程度大概只有平常50%的水準,」Wurz解释:「当你明白了这点,你就会发现大脑在晚上运作的方式与白天相反:在白天,反射动作是由右脑所控制,但在晚上则是左脑的份量要多得多,因此你的準备工作要专注在帮助切换左脑运作的协调训练、以及左右脑之间的相互连结。」

然而,最大的适应问题是在心理意识方面,在F1,车手必须表现得很顽强,他们和队友的合作只在一个固定的程度、不会再深入,毕竟每个人各自驾驶自己的赛车、并以此做为表现的评判基準──因此F1有一句老生常谈:你的队友就是你的首要对手,「F1有一种过度放大的自私心态,」Serge Saulnier分析:「耐久赛讲求的是车手之间的团队合作、并且找出最佳的整体妥协模式。」

F1车手退休后,他们何去何从?


“最大的不同在于氛围──你在这里可以真正地呼吸。”Alex Wurz

Wurz同意:「我们的国籍全都不同,我们自我表达的方式也不一样,所以我们需要善加了解彼此,你要知道,有时你只有在字里行间阅读才能够真正理解的指令,我们必须要花时间训练直接了解,当我们坐在赛车里时也是一种妥协,其他人必须要能接受:由于我腿长手短,因此如果要让我能够舒适地驾驶车子,踏板就要很前面、而方向盘又要很近,这对于身材较矮小的Pedro(Lamy)和Stephane(Sarrazin)来说就不是那幺好适应,但他们也欣然愿意适应,反过来说,我必须坐在对我来说不太合身的座椅上,但这都是施与受的问题,如果你一味地自私,到头来受害的还是你自己。」

F1车手退休后,他们何去何从?
F1以外的车手,都更倾向于彼此分享他们的知识与经验。

最后,令你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些F1老兵是如何在这样的平行世界里乐在其中,Villeneuve变得笑口常开、而且健谈──远远不再是F1时代那个有如刺猬、难以相处的家伙,Gene喜欢这一切的纯粹性:如同F1时代一样地比赛与试车,而不再是由模拟器所主导的行程、以及如今受限的测试里程,再来看看Wurz,一派轻鬆活泼地大步走过围场、始终带着满脸的笑容。

「这周末是我第一次驾驶这辆车子,当我驶向Eau Rouge弯道时,我根本看不到我究竟在哪里──我只有在驾驶F1时跑过这个弯道,然后我发现原来它有车顶,」他搞笑了起来:「我喜爱这里的氛围,这是与F1相比最大的不同,在那里,只有3分钟让你吃午餐、4分半钟让你做採访……但是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地呼吸,我喜欢埋首于技术面、有一些想法以及新点子、并且与工程师们讨论,只要你能够知道自己在说些什幺,你就可以非常投入,而这就是让我每天起床时都能保持兴致勃勃的真正原因。」

F1车手退休后,他们何去何从?
「要不要给你一张涡轮增压座椅?」Wurz努力帮助Stephane Sarrazin就座。
 



     上一篇:
     下一篇: